“本色”吴宇森畅聊电影:用西方技术,拍东方故事

作者:网络电台在线收听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0-31 12:38:42
来源:互联网



      “本色”吴宇森畅聊电影:用西方的技术,拍东方的故事

      在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幕活动中,吴宇森作为重量级嘉宾,在不同的场合出现在公众和媒体面前,对于71岁的导演来说,行程安排相当密集。28日接近午夜,记者在《英雄本色》放映现场以及随后的媒体群访中,与他面对面进行了交流。而在29日上午10点半,他又出现在平遥电影宫江湖儿女论坛厅,和早已排着长队、等着见电影大师一面的影迷们,聊起了自己的几部代表作。算起来,这是记者24小时内第三次见到吴宇森。

      无论是面对记者还是影迷,吴宇森这个香港电影的代表人物,总提到四个字,那就是情怀、人性。而作为首批走进西方电影世界拍电影的中国电影人,吴宇森也始终记着师傅张澈跟他说的,“用西方的技术,拍东方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  见到吴宇森,是很多影迷的心愿,尤其是70后、80后,经历过录像厅时代的影迷,而山西影迷期待这次见面的热情,可以从29日上午9点多就从论坛厅大门排了几十米长的队伍中感受得到。吴宇森来了,在主持人魏君子介绍之后,他张嘴第一句话就是:我不是大师,我距离大师还很远。

      平遥电影宫,吴宇森“大师班”开讲。

      a和徐克互为伯乐

      他的故事是从一部电影——《英雄本色》开始的,而《英雄本色》的故事,是从一段友情岁月开始的。

      吴宇森和徐克的故事,要比《英雄本色》更久一些。

      当徐克还不是那个“江湖大侠”,而是混迹于香港电视圈一个默默无闻的导演,吴宇森却被他拍摄的镜头惊艳,觉得徐克会是香港导演的未来。他努力了两年,说通一个电影公司和徐克签约,拍了徐克人生中第一部电影《鬼马双星》,这部片子,让徐克一炮而红。吴宇森在论坛上幽默而心酸地说:“徐克成名后,我的电影就不卖钱了,成了票房毒药。我那时很想找个电影证明自己,想拍像《独行杀手》这样的电影,但是不可能。有人甚至跟我说,我跟不上潮流,应该看看现在流行什么拍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在他最失意的时候,徐克找吴宇森拍了《英雄本色》。“在我最失意的时候,有人看不起我的时候,徐克力排众议,和我合作这个电影。”“开始编剧写出来的是一般的警匪片,我不喜欢,但作为一个好监制,徐克说你怎么不把自己写进去,当别人对你不友善的时候,你遭遇了什么、说了什么。我就把我所有的感情,所谓义气和友情都写到电影里。就这样,我们是第一个把一部电影拍成作者论电影的,导演就是作者、作者就是导演,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。”而为何能与徐克一拍即合,除了当年的伯乐之恩,更重要的是他们共同看到了当时身处的那个时代,香港年轻人的失落和迷茫,一部《英雄本色》其实是重拾中国人对友谊、对亲情的情怀,以及义无反顾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在拍摄《英雄本色》的那个年代,香港电影市场流行喜剧片,这对互为伯乐的兄弟拍片时,很多人并不看好,甚至在拍完后,卖钱的电影还是嬉笑怒骂一类的影片,业内一些人也不认可这种英雄流泪又流血的电影。但《英雄本色》还是开创了香港电影的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  他们没有辜负这段友情,电影就是生活。“我在生活里边有个像徐克这样的好朋友,电影里周润发和狄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,就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。”吴宇森说。

      b亏欠张国荣一个好角色

      《英雄本色》于吴宇森,是一段友情岁月,于香港电影,则是一个里程碑。它开创了一种电影的暴力美学,在大师班现场,播放了该片经典的“风林阁枪战”片断,伴随着经典粤语歌曲,周润发潇洒地走进饭店,看似声色犬马的表面下,藏枪、开枪、复仇,短短几分钟的片段看得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  说起这个影迷心中的经典枪战场面,吴宇森回忆,构想这一场戏他花了大概4个星期。枪战包含友情、报仇、浪漫、潇洒,还有一份非常高昂的义无反顾的精神。“如果我是一个杀手,我一定有个计划,因为里面有十几个人,我不能贸然地进去就开枪。我觉得英雄是不能拿机关枪。因为我有一个武侠的概念,英雄只能拿一个枪,就代表一把剑,等于一个剑客拿一把剑进去对付那么多人。”虽然吴宇森不喜欢机关枪,但他却希望有机关枪的节奏,有种像打鼓的激烈的节奏感。在众多道具枪里,最终选择了两把从英国运来的仿真枪,一把能连发9颗子弹,一把能连发16发子弹,两枪齐发,有了机关枪的节奏感。而这场戏的配音也超出了当时港片的一贯套路,用了野兽叫、爆破等6种声音来混合成一个枪声。而因为仿真枪的巨大威力,周润发在片中每开一枪,都会有碎片飞溅出来,打到配戏的演员身上脸上,所以片场还配有一名护士,每拍一个镜头,都有护士拿针把他们脸上的碎片挑出来。“那个时候的武行很玩命,在香港凡是拍我的戏的武行,不少都受过伤。”吴宇森说。于是,这样的双枪镜头所带来的震撼力,让挑剔的吴宇森感觉非常满意。这样的双枪场面,后来也被好莱坞运用到很多他们的电影里。

      不过,吴宇森没有在大师课里讲的,却在采访中跟记者吐露,觉得在片子里亏欠了张国荣。“在剧本描写刻画上,我没有太用心在张国荣的角色上。他是个好演员,但我那时太偏重周润发,所以对张国荣剧本里角色感情的描写不够。如果重新来过,我会把他描写得很好。”但“哥哥”已去,吴宇森的这个遗憾也终究只能成为遗憾。

      c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隐忧

      双枪,“打”出了吴宇森的名头,也才有了后面的《喋血双雄》。这部片子融入了吴宇森的暴力美学,也把法国电影对他的影响融入其中。而《喋血双雄》因为在市场上的成功,使得吴宇森后来能够去好莱坞拍《断箭》《夺面双雄》。但吴宇森说,自己始终记着师傅张澈跟他说的“用西方的技术,拍东方的故事”。

      而东方的故事,在吴宇森看来,虽然不同的电影文化对英雄有不同的要求,比如中国的英雄可以流泪,而西方的英雄曾经是不能对着镜头哭的。“他们哭需要把脸扭过去。”文化的不同,对英雄的定义不同,但人性却是共通的,吴宇森说,在东西方电影界游走这么长时间,人性是所有电影的“命门”。

      吴宇森的电影被好莱坞接受,从一个有趣的故事就能看出来。《断箭》的男主演乔治·伏特,在接演这部片子时唯一的条件是他要学周润发,里面有一些小动作,走路的姿势,他都是学周润发的。而《断箭》这部戏,让吴宇森又开创了一个新的剪辑方式——一个镜头,多重角度。他说,自己太受歌舞片的影响,拍动作片其实是拍歌舞动作,而他的理念,也成了后来很多片子的摹本。在法国、美国的一些大学,都拿《断箭》的剪辑方式来做教材。

      吴宇森最近的一部作品是《追捕》。前有日本高仓健版的经典,他的翻拍则是在小说的基础上,回归到自己擅长的电影拍摄手法。吴宇森有自己固执的偏好,“既然是回归了我个人的风格,当然是我在注册商标,再用鸽子飞、双枪,拍得也蛮好玩的。”不过,作为老电影人,看了中国电影几十年的发展变化,他也有自己的隐忧。

      在十几年前,吴宇森的隐忧是——如果我们的电影再拍不好的话,很快会像曾经发生在日本、韩国那些情况,年轻人都看好莱坞电影,不喜欢看自己国家的电影。“最近几年,中国电影票房节节高升,每年都非常梦幻,突然有个电影卖到好几十亿,当然它有它成功的道理,有它让观众喜爱的地方,那也证明了,观众是真的喜欢看自己国家的电影,但因为这样,我又有另外一种隐忧——当电影票房卖起来以后,所有的电影都会跟风,模式一样,不管拍什么,连剪辑、对白,都按照那个类型的电影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吴宇森说:“很多观众太过相信网络上的影评,有些影评,一个电影还没上映,就开始评分了,很多观众看评分去看电影。美国现在很抵制这样的事情,这样所谓的评分、电影介绍,往往会让观众忽略很多好电影,往往原先分数不高的其实是好电影,结果被忽略掉,大家看不到真正的好电影。”

      采写央广娱乐记者张洁摄影央广娱乐记者胡续光

      ○张口

      10月29日平遥晴

      昨天,我的平遥国际电影展首日,在忙碌中度过。今天上午的吴宇森大师课,虽然10点半开始,我9点多就奔了过去,但比起影迷的热情还是自愧不如,超长的队伍反映了内地影迷的港片岁月并不是少数人的青春记忆。我也在这里碰到了很多朋友,那些来自各行各业的、平时都不知道对方喜欢看电影的朋友们,居然在这里遇见,才知道身边的男女文艺青年,尤其是喜欢文艺片的人真不少。这不是一个小众的群体,而中国文艺片的市场,也一定会更加广阔。

      29日的平遥,天气很好,虽然有了初冬的寒意,但挡不住热情的游客和影迷,古城明清老街上熙熙攘攘的游客,以及电影宫内街道上兴奋的年轻人,构成了早晨生动的画面。而我混杂在这些人群中,虽然已经有了感冒的种种迹象,却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能感受电影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

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***(非广播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征稿启事:

为了更好的发挥广播网资讯平台价值,促进诸位自身发展以及业务拓展,更好为企业及个人提供服务,广播网征各类稿件,欢迎有实力机构、研究员、评论员、行业分析师、专家来稿。
>更多相关文章
首页推荐
热门图片
首页头条
爆笑酷图
广播电台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广播网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。联系方式:644 621 747@qq.com

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